Various Artist 'Ghost in the Shell (Music Inspired by the Motion Picture)'

上午12:58

 'Ghost in the Shell (Music Inspired by the Motion Picture)' album cover art



        對於攻殼迷來說,「攻殼音樂」是重要的一環,從 1995 的動畫版開始,攻殼的原聲帶一直都受到粉絲的愛戴,至今實際出過的原聲帶有'Ghost In The Shell (Original Soundtrack) '、'Innocence (Original Soundtrack)'、'Ghost In The Shell:Stand Alone Complex O.S.T'、'Ghost In The Shell Arise (Original Soundtrack)'、'Ghost In The Shell (The Movie Original Soundtrack)'。

    而2017年由原著改編的好萊塢同名電影,新的真人版電影衍生出的原聲帶同樣不可小覷,可能也因為亞洲與美洲人的角度不同,由押井守拍攝的《攻殼機動隊1995》著重在靈魂以及機械的界線,而Avi Arad導演則是在美術以及科技面著墨許多篇幅,但基於是“改編”,就不先提在劇情故事線的胡亂拼湊。

    'Ghost in the Shell (Music Inspired by the Motion Picture)'在收歌階段可以說是花了滿多心思,雖然是在舒適圈配合裡科技這點挑選了許多電子音樂,不過安全牌如何打得漂亮才是一大重點。

    原聲帶請來許多已經是老師級的電子音樂製作人助陣,Johnny Jewel是我個人相當喜歡也是在其中做了最多歌曲的人,不只被邀請來製作同樣也出現在動畫版原聲帶描述駭客/傀儡師的單曲"The Hacker",他本人也曾出過兩張個人專輯,我們曾評過的電影原聲帶'HOME'同樣也出自他之手,要譜出懸疑以及緊張氣氛絕對難不倒Jewel,"Free Fall"以及"The Key"雖然都以較短的篇幅但也足以為電影添光。



    在電影首次預告中就引起相當大詢問度的單曲,"Enjoy the Silence"來自Ki:Theory同一年的EP'Walkin' After Midnight',也是原聲帶當中非常具有特色且點出動作片底子的歌,詩為主體的歌詞倒也與《1995》的'謠'系列有些相似。



    電子中帶點嘻哈的味道,老鳥DJ Shadow找來發跡於柏林的電子製作人Nils Frahm可以說是非常有火花的一組合作,擅場電子鼓的Nils一聽到"Scars"馬上就可以認出來,也是原聲帶中較不帶著Cyberpunk陰暗的單曲,相當值得一聽。

         說到攻殼音樂,就不得不提川井憲次以及回到《1995》的動畫原聲帶來探討真人版電影的成功與否,許多人聽到攻殼大多數都會回答“傀儡謠”。

        第一集電影版中的三首「謠」嚴格上說是傀儡謠的前身,川井曾在訪談中表示 1995 年的三首 "謠一:Making of Cyborg""謠二:Ghost City" 以及 "謠三:Reincarnation" 是在不成熟的形況下做出這三首相較穩定的作品。從錄製來說,仿古謠的器樂演奏當然不在話下地相當完美,但唯獨這三首擺在一起時才成為一系列完整的謠,原因在於當時命名就以日文的 UTA(詩)為抬頭,詩中句帶有日本古代神道教祭祀之詞,除了器樂伴奏本身帶有的神性,另外歌詞中的靈也與電影合而為一。三首謠的歌詞並無太大差異地重複傳唱。


“吾若翩翩舞,美人亦醉之。”

        為什麼會說音樂對於攻殼是重要的呢,原因在於一開始的片頭就使用了 "Making of Cyborg" 串了整大段的序章,沒有一句台詞就只有歌曲的緣故,當然在畫面(少佐義體製作)與謠 I 是相當契合的,在沒有提到整部片的主題,就能以音樂讓沒有一點基本想法的觀眾從中感到神性以及靈魂的氛圍。



         在無罪/Innocence(第二集電影版)中,傀儡謠正式成形,"怨恨みて散る""新世に神集ひて" "阳炎は黄泉に待たむ",以更長的篇幅穿插前身“謠”的歌詞以及將女聲逼到最高音的悲鳴,都是傀儡謠的重點,也顯現出川井憲次真正厲害之處,在這三曲中有不少地方是幾乎沒有人聲或是伴奏的空白,但又隨即拉高情緒的合唱方式相當驚人,喜歡第一集的謠I、II、III系列的人未必能接受傀儡謠,相較之下第一集帶給人的低迷詭譎也在第二集煙消雲散,更像是慶典的宗教儀式使得畫面與傀儡謠本身不僅呼應也在較勁。



        再來就是這次好萊塢改編的版本,當然美術設計不容挑剔,但原聲帶呢?不得不說真人版的原聲帶沒有幫上忙反而是消磨式地差強人意,但中文媒體也可能是因為時代的關係,將最主要的重點擺在 Steve Aoki 的混音版本,講成「助陣」可能有點太過,因為混音版本的表現並不是很好也破壞了「謠」本身的靈性,再來就是這次他混音的「謠」並不是 1995 年的版本,而是川井憲次重新製作的 "謠四:Reawakening",看到這麼重要、也在電影方於東京發表會邀請的川井憲次來說,這次的真人版電影沒有人重視攻殼音樂的延續,謠四的收錄代表了電影的改編以及轉換,但也可能在著墨的部分不多,因此收音以及後製都是比動畫版差了一截(坦白說,是差很多),承襲了傀儡謠起承轉合的特色,謠四繼承了謠最主要的兩段詩詞,但在太鼓快節奏後又拉高嗓音的呈現,歌詞完全不是在無罪中的版本而是為了真人電影版譜寫的謠四似乎有讓整張原聲帶好一點點。
        
        在去除川井憲次的謠四之後,整張原聲帶就像是分歧者以及暮光之城的融合體,並不是不值得一聽,而是沒資格被並列在攻殼音樂裡。



© 2018 Reviewreviews Copyright

You Might Also Like

0 意見

LIKE US ON FACEBOOK

POPULARITY

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