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rli XCX 'how i'm feeling now'

上午4:20

('how i'm feeling now' album cover)

    「PC Music將是流行音樂的下個進化型。」酷娃恰莉(Charli XCX)早在2017年的訪談中這樣表示,在評論PC Music之前,你需要先了解這個充滿創造性的唱片公司以及領導人標新的走向,事實上,A.G. Cook在迷你專輯'Vroom Vroom'的製作名單就可發現,直至同名作品'Charli'時,音樂界才能綜觀出這位英國女歌手的遠見。恰莉已經把第二張唱片'Sucker'的女團龐克夢拋諸腦後,或是寄託在她的Netflix紀實旗下的Nasty Cherry身上,聚焦在實驗性的合成流行樂,慶幸的是她並未沉迷於另一派別的人機一體或是賽博龐克,不變的是,酷娃恰莉仍然活在虛擬的誇飾世界當中。

    公開透明的製作過程,甚至以Zoom的視訊會議和直播讓粉絲選擇主打歌,她在一個月的「在家做」時間內,交出闡述十分充足的答案卷,況且還須經過全球經紀的同意,XCX證明了正向的居家隔離創造性,透過互聯網達到合作互動,她的三首主打單曲都各自擁有不同平台的封面藝術,在此期間她還必須信守承諾準備新的一季廣播節目'Inside the Candy Shop'

    感到「永恆」的挫折感,"I Love It"歌手難得地流露出悲傷的一面,「有時候,我覺得我並不是一個好人。」她哽咽地在社群軟體上說道,但同時希望大家都能保持活力與正向的心理健康,"forever""claws"同時指向情感依靠—男友與粉絲,像是未來的機器人民謠,A.G. Cook與BJ Burton還是保有了前一張'Charli'的調性—「由混音帶重組成的流行音樂」,而事實也是如此,在母帶的互相傳送與添加,'how i'm feeling now'並不只陳述了酷娃恰莉的隔離心境,當然也包含參與者的。

    這樣看來,A.G. Cook似乎想讓自己經手的專輯呈現特定的連貫性,從'POP 2'的"Track 10""Blame It on Your Love",而後由"Click"至"c2.0",他藉由扭曲及顯現流行來展露PC Music(在此指音樂類型)的可塑性和能力,於零散與完整內自由轉換,這是第二次他能揮舞自己門面旗幟的時刻。派對舞池汗水是層恰莉未曾脫掉的外衣,而由在'Pagan'已經學會如何與自身共舞的Palmistry來製作是最好不過,母帶原名"Where U At"的"i finally understand",具有彈性的混音與強勁的電子節奏使製作人盡可能地保存了原有的人聲,隨興且不確定的創作過程,意外地描繪出黑暗的輪廓,它在意義或是歌詞上都是深刻的,她唱著:「我體悟到的這種"愛你",有可能會殺了我。」

    翻新舊作,互動性高的問答,其中以"Taxi"和"party 4 u"為眾望所歸,原先應收錄在EP 'Pop 2'的"party 4 u"最終以錄音室版本釋出,帶著「被偷走的第三張唱片」(粉絲俗稱:XCX World)製作邏輯,含有SOPHIE起承轉合的靈魂,可以聽見非常粉絲導向的結果,在表演所聽見的吶喊喧鬧是歌手在疫情期間最想念的派對。

    背居家檢疫而行地公開,'how i'm feeling now'是科學家與小學生最愛的觀察日記,它是有形的進行過程,具有回饋感的滿足操作,酷娃恰莉自己也在對市場做實驗:「"pink diamond"作為第一首曲目,它具有攻擊性,有的人會喜歡,有些則不,而我喜歡做出這樣的歌。」現代藝術的手法用來製作音樂,XCX將音樂擺在最低的順位,重要的是過程及回顧做出歌的原點,誰會在乎蒂妲・絲雲頓(Tilda Swinton)在MoMA的玻璃裝置裏睡得是否安穩?它很自私,但這不就是隔離的初衷嗎?重新認識自己。
© 2020 Reviewreviews Copyright.

You Might Also Like

0 意見

LIKE US ON FACEBOOK

POPULARITY

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