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kke Li 'So Sad So Sexy'

下午9:42

(Lykke Li 'So Sad So Sexy' album cover art)



    2018年Lykke Li重回樂壇的第四張作品'So Sad So Sexy',在成為母親之後,Lykke Li的音樂也隨著發行公司RCA的導向改變,從非主流跳到流行歌,Lykke Li在訪談中表示她並不羞愧*

   不過莉琦李的確在音樂上仍然充滿憂鬱,上一張專輯'I Never Learn'得到了樂評圈的滿堂彩,在性質上,'學不會'仍然是張屬於女性特質較多的一張唱片,但也因為'如此悲傷如此性感'*當中包含的hip-hop細胞,讓新作品顯得中性,不如以往那麼小眾、這樣細微的調整也是為了進入流行樂市場的一步。

    Björn Yttling身為音樂製作人,是Li前三張唱片'Youth Novels'、'Wounded Rhymes'及'I Never Learn'的重要推手,但在'So Sad So Sexy'中,完全看不到他的身影,取而代之的則是她的人生伴侶Jeff Bhasker*,兩人的婚姻關係進展到一起創作音樂,Lykke Li則玩笑地表示有好幾次她都哭著跑出錄音室表示「不錄了!」。隨著首支單曲"Hard Rain"釋出的"Deep End"就是出自丈夫之手,副歌唱到的"Swimming pool"就是在影射"Hard Rain"當中的"Seafull",用游泳池比喻如海洋般的底部,莉琦李的憂鬱也從廣大縮小到生活中常見的泳池般狹窄,對於義無反顧的愛,Lykke Li想表示的是像溺水般的無助,"I wasn't gonna love you now, I'm so fucking deep in it."(我本來克制著不要愛上你,但現在我卻他×的身入其中),Ilsey Juber從共同寫詞到親自錄製合聲,最期望的還是一條龍的表現。

    "Hard Rain"則請來Vampire Weekend的Rostam Batmanglij助陣,製作上充滿著Rostam式的獨立電子風格,在演唱上不時感覺得出Lykke Li對於說唱的拿捏尚未成熟。以暴雨形容哭泣這件事,李也在寫詞上有了重大的進步,與上一張專輯的單曲"Never Gonna Love Again"的"Baby can you hear the rain fall on me. Never gonna love again. Baby can you hear my heart cry tonight. I can't keep running away."(親愛的你能聽見雨滴拍打在我身上的聲音嗎?它說著「妳無法再愛了」,親愛的你能聽見我心淚滴的聲音嗎?我無法不從你身邊逃走。)相比,將意義藏在更平時的詞彙中等待解釋,也是她在生小孩之後成熟的表現。

    "Utopia"讓人聯想到Li先前組成的樂團LIV,充滿愛的意象,擴散到烏托邦,不是在抓住遙不可及的夢幻國度,Lykke在表示她正身至當中,歌詞裏也是第一次提到莉琦李對於Bob Dylan尊敬,"We could be the most transcendent. Go deep like Dylan."(我們可以再靠近(烏托邦/愛)一點,就能像迪倫般成為傳奇。),同時也如上述的在歌詞上的增進,Lykke Li同時也顯示出一定的野心,期許自己能如迪倫般的抱負。

    "Jaguars In The Air"不管在製作或是編曲還有歌曲的表現,都是這張新專輯排行前頭的單曲,前奏由Bhasker擅長的吉他旋律轉變到R&B的曲風,讓人想到去年竄起的新人Khalid,請來兩位葛萊美獎的製作人T-Minus*Malay*,無形中的壓力也從舉世無爭的Lykke Li變成意圖明確的流行歌手。

    順暢且合作無間"Two Nights"和Aminé*饒舌的部分,互不衝突也不融合,就如同歌曲描述兩人之間的距離,這樣表顯在專輯裏的尷尬感反而相當可愛,你可能會問,'So Sad So Sexy'的性感到底在哪邊,如果你覺得想像Li "I've been sleepin' with no clothes on."不性感的話(那還真的不知道還有什麼性感了),當然專輯裏指的不是Lykke會有什麼尺度上的突破,同樣也是歌詞更為流行、平易近人。

    濃烈的The Weeknd感上身,可以聽到Illangelo*的腳步走在"Better Alone"的樂曲中,不避諱也不避嫌,Carlo Montagnese這樣的操作可以用兩個邏輯解釋,第一是為Lykke Li的音樂貼上明顯"自己"的標籤,第二則是因應攻佔排行的單曲走向,但對於一張統籌得當的專輯來說,這樣的考慮是不容出現的,不過錄音還有後期都相當飽和,在技術層面還是維持在水準之上。

    當大家還在祈禱什麼時候可以聽到過往那個莉琦李,自責式的情歌又回來了,從"I Never Learn"到"Bad Woman",在自我貶低中帶著些許自信,"I'm a bad woman. But I'm still your woman. It's a sad story but it's still our story."(我是個壞女人,但依舊屬於你,這是個悲傷的故事,但依舊是我們愛情故事),從感情學到背叛以及最深層的難過,面對痛苦,李變得能夠嘗試去看傷痕,而非過往的純粹逃避。'So Sad So Sexy'對於Lykke Li來說的意義是,對於自己音樂類型不再那麼短視狹窄,但對樂評來說,是一次勇敢卻不必要的嘗試。


*羞愧:Lykke li在與Pitchfork的訪談中表示:"...now I'm accidentally doing pop, in a very non-shameful way.",全文請見
*'如此悲傷如此性感':暫譯,目前臺灣尚未公布實體專輯發行計劃。
*Jeff Bhasker:傑夫 · 巴斯克,音樂製作人,常見與嘻哈及饒舌歌手合作,如:Jay Z、Kanye West等,Lana Del Rey的首張專輯'Born to Die'當中的"Diet Mountain Dew"、"National Anthem"以及"Carmen",巴斯克皆是這些單曲的聯合製作人。
*T-Minus:加拿大音樂製作人,曾為Camila Cabello、Nicki Minaj、Lana Del Rey和Sia等人製作過單曲。
*Malay:本名James Ryan Ho,曾製作過Lorde 'Melodrama'當中的"Supercut"、"The Louvre"以及Frank Ocean 'Blonde'。
*Aminé:饒舌歌手,1994年出生,2017年發行首張個人錄音室專輯'Good for You'。
*Illangelo:加拿大音樂製作人,本名Carlo Montagnese,曾為許多知名歌手製作專輯、單曲,如:The Weeknd、Drake等,也曾執手重新混音Lady Gaga的"Marry the Night"。





© 2018 Reviewreviews Copyright

You Might Also Like

0 意見

LIKE US ON FACEBOOK

POPULARITY

Subscribe